吃飯是餵飽肚子最基本的事情,卻也是昇華生活品質的一個途徑。掌生穀粒藉由訪問目前台灣社會裡對吃有體悟或研究的前輩,透過挖掘他們對「吃」的觀點和體驗,帶給我們不一樣的「好好吃飯,好好生活」的思考方式。

從登山到烹飪,都在刻印身體的記憶

一進到詹偉雄大哥(註1)和楊姐(註2)的家門,滿滿書牆映入眼簾。

文學、社會學、設計類等等分門別類,廚房旁邊自然地擺著的是食譜與烹飪相關,在房間最深處是和登山相關的書籍和設備,似乎都能道盡他們不同的人生面向。

 

儘管閱讀如此大量的書籍,詹大哥卻更重視「身體的記憶」。比如說兒子的高中畢業之旅,並不如多數學校前進各大遊樂園的安排,而是所有畢業生們一起騎腳踏車環島,用雙眼收盡寶島風光,用大腿的一踩一踏去感受這塊土地真正的故事。因為唯有讓自己的身體累過、餓過、熱過、冷過……,才能拓寬感官的邊界。

但難道真要折騰自己,才能獲得「身體的記憶」?大哥所想的更簡單。「一碗好吃的白米飯,帶來的幸福感超乎你想像。」喜歡烹飪,也仍然持續每週做一頓飯給家人吃的大哥說。「而且你要自己去煮,那樣的身體記憶才會夠強烈。」

隨後大哥從眾多登山裝備中拿出一個瓦斯爐裝備,組裝起小小的三角鐵架,在上面放上一個鐵製碗器,最後蓋上小蓋子,樣子就像迷你的飛碟降落在餐桌面上。「我就是要做到連上山都能煮一碗好吃的白飯!」從他熟練地展示瓦斯飛碟的過程,還有微微上揚的嘴角,我們試著進入在劇烈消耗體力的登山勞動過後,仍堅持架起瓦斯爐為自己煮一鍋白米飯的場景;對他而言,這樣的堅持是一種能耐,也是一種浪漫儀式,更是一種勞動後的犒賞。

你可以藉由一步一步穿越雲霧繚繞抵達山頂,獲得獨特的身體記憶,但同樣也可以透過煮一碗飯,豐富感官的觸及。

 

煮一頓飯,也煮日子裡的療癒

大哥說這是個需要微醺的時代。工作也好,生活也罷,人們不斷面對生活中種種看似無力改變的困境。他也說哪個時代的人不苦呢?時代裡的每個人,都有屬於自己的苦。在你眼中不足以成為阻礙的假議題,卻有可能是某些人眼中苦哈哈的差事,但也正因為沒有人能為苦下定義,自己在生活中能掌握的小權力才顯得如此珍貴。

「當白天經歷了那些狗屁倒灶與身不由己,晚餐決定自己煮一頓飯,這種自己能生產的快樂是最真實的。」這份創造與體驗背後的滿足感,能洗去一天的疲憊、重新蓄滿電迎接明天。

談吃,我們總以為必須是能對菜式巧思和飲食經驗侃侃而談的饕客路線;但從山上的一碗白飯到自己生產的快樂,大哥讓我們看到另一種路線,不需要 fine dinning 、不需要高超的料理技術,而是屬於每個人都能夠、也必須的日常。

所以詹大哥上山要煮一碗好吃米飯、下班更要煮一碗好吃米飯。

不只是煮飯,更是每天的英雄主義

自己親手煮一頓飯的意義對大哥來說不僅止於此,他引用尼采《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》中擬想的「超人」定義:所謂巨大,不是贏過多少他人,而是不斷超越自己。生活中每一種未知的體驗,都是人更接近「超人」的嘗試。

「其實就是每天的英雄主義。」大哥說,「每天都比昨天不一樣一點、進步一點。」,有很多方法能夠讓每天都有點不一樣,而最簡單的方式,就是用好好吃飯來讓今日比昨日更好,再用這樣的滿足讓明日比今日更前進。身體體驗一旦豐富了,創造力與想像力也會跟著立體了起來。

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想要成為超人,但我們確實常常忘記自己是生命的主角,也忽略了成為自己人生中英雄的可能性。練習用最直接的身體記憶去感受每一天的進步、練習做自己的英雄去戰勝每一個昨天,這無疑是詹家的生活哲學,也是美好生活的秘訣。

 

註1:創辦過許多雜誌、寫過許多書籍、目前也撰寫許多專欄,對於社會觀察總是提出相當精闢的見解。因從小年紀便開始煮飯烹飪,對於飲食生活也有許多獨到的見解。與楊淑嫃(楊姐)為夫妻。

註2:曾任天下雜誌廣告業務部負責人,也曾在房地產廣告任職企劃文案,現為《WeHouse 建築生活誌》網路平台共同創辦人。與詹偉雄(詹大哥)為夫妻。


「長期飯票」米食訂閱計畫熱情上線中!

新鮮現輾的台灣好米每個月固定配送到家,像收驚喜包一樣,月月吃到不同產地的好吃白米/糙米。除了宅配到府,也可選擇超商取貨!

點擊本網址前往嘖嘖募資平台進行一個刷卡的動作:https://bit.ly/3ezKLt9

Author

金牛座,生下來就註定和「吃」一輩子糾纏; 高雄人,大港般豪邁海派,喝酒是最揪得動我的王牌; 九零後,瞭解世界太難,所以來好好面對每天都必須的「吃」,我覺得最直接也最簡單

Write A Comment